超级PK10-欢迎您

                                                                      来源:超级PK10-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6-04 07:04:50

                                                                      这也是整件事情里最细思极恐,被明确写入调查报告的:

                                                                      机长位系肩带操纵侧杆时取用氧气面罩示意图 (黄圈为氧气面罩位置,由笔者添加)|图片来源:事故调查报告SWCAAC-SIR-2018-1

                                                                      截至2020年6月2日24时,全省现有确诊病例3例(为武汉市病例),其中重症1例,危重症0例。现有疑似病例0例。全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8135例,累计治愈出院63620例,累计病亡4512例。全省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84854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946人。

                                                                      着陆后的地面检查证实,机身表面,特别是风挡脱落的右侧,存在大量划痕和点状凹坑。

                                                                      机身受损区域 | 图片来源:事故调查报告SWCAAC-SIR-2018-1

                                                                      笔者和许多朋友都喜欢看《空中浩劫》,里面最为人熟知的当属NTSB——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

                                                                      而从1997年12月到2009年11月,空客A320/A330/A340共发生过6起风挡双层结构玻璃破裂事件,电弧放电产生的局部过热是主要肇因之一,其中两起事故更是直接发现了水汽入侵证据。

                                                                      从空中客车公司,到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在对A319飞机进行适航性审定时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些,适航认定文件也没有明确要求。

                                                                      空客公司从A320开始,抛弃了传统的中置驾驶杆,大胆采用了侧杆操纵,这种先进的设计却在这样一个紧急场合导致机长的左手不能离开侧杆,也就不能转身拿出氧气面罩。

                                                                      在8633航班事故中,飞机右侧风挡的两层8毫米承力玻璃在5秒内相继破裂,仅剩的外层钢化玻璃根本无法承受舱内外巨大的气压差,最终在35秒后破裂,风挡整体迅速从安装框脱落并飞出。